国庆节假期首日的“niko and”上海店

新进入中国的日资专卖店,本地化等取得成效顺利起步

新进入中国的日本时装、杂货专卖店顺利起步,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去日本购物变得困难,再加上各公司的本地化及对消费体验的应对取得了成效。另外“下定决心”也是各公司的共同点。

TOKYO BASE去年8月在上海开设了多品牌集成店”STUDIOS TOKYO“的中国大陆1号店,销售日本的设计师品牌和注重日本缝制的公司自有品牌服装。此后今年6月在深圳、9月在北京开店,并计划12月在成都开设4号店。

北京店开业当天盛况空前,销售额超过了100万元。其中一半以上的来店顾客是曾经在该公司日本店铺购买过的现有顾客。对海外流行趋势敏感的具有敏锐时尚感觉的消费者群对该店注重日本缝制等给予好评,成为了该店的固定爱好者。

Adastria去年12月在上海开设了生活方式品牌“niko and”海外1号店,持续火热状态。从开门开始就排队等待进店,每天顾客人数约为1万人。开业一个月的销售额是计划的两倍。由于新冠病毒疫情2~4月销售不佳,但5月起复苏,6~8月完全恢复,每天平均有6千人左右来店。1~8月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年初制定的全年销售额目标。

该公司在中国开设销售公司多个自有服装品牌的“collect point”已经有约10年,但一直亏损,于去年关闭。niko and吸取了这一教训,尤为致力于本地化。从与当地有人气的设计师品牌合作的商品到活动、运用带货网红等,采取了各种措施。

LOFT于7月在上海开设了海外直营1号店。从开业起就人气爆棚,从开店到下午排队等候进店的顾客络绎不绝。7、8月每天平均有8千人左右进店。

日本生产的化妆品及生活杂货、达摩及护身符等日本相关的商品受到欢迎。并致力于和当地年轻设计师的合作商品。

在中国成功的日本时装、杂货专卖店有“优衣库”、“无印良品”等,最近饰梦乐及STRIPE INTERNATIONAL等大型成衣厂商都相继停业、撤出中国。

另一方面,上述三家公司能够顺利起步除了因新冠疫情使得中国消费者无法去日本购物外,生活方式店的流行及各店铺对本地化和体验消费的重视也取得了成效。

对于中国市场“下定决心”也是三家公司共通的地方。Adastria和LOFT由日本总公司的董事级别指挥事业开展。TOKYO BASE到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前都是社长亲自来中国挑选开店场所等。

中国市场的变化被称为是日本的数倍,而新冠病毒疫情加快了变化。如果在当地没有拥有权限的高级别的人才,就很难应对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