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病毒材料、加工 功能确认变得更加严格

  以新冠病毒疫情为契机,对抗病毒材料、加工的关注急剧升温。不仅对以往的流感病毒具有效果,针对普通的冠状病毒为对象的试验结果也相继公布。最近对新冠病毒(SARS-CoV-2)确认有效的加工也出现了。现在对抗病毒功能的确认变得更加严格,希望能进一步获得普及。

  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后,SHIKIBO公司“FLUTECT”、KURABO公司“CLEANSE”、大和纺绩公司“Clear Fresh V”、东洋纺STC公司“Viablock”、日清纺纺织公司“Variex”、DAIWABO RAYON公司“PARAMOS PLUS”等抗病毒材料、加工的需求急剧增长。

  现在国际标准规格(ISO)以及日本产业规格(JIS)所规定的抗病毒性试验方法基本都是以流感病毒和代替诺如病毒的猫杯状病毒作为试验对象病毒种。其中流感病毒具有病毒包膜(覆盖病毒的膜状结构)。很多抗病毒材料、加工都采用对病毒包膜起作用使病毒失去活性、减少病毒的原理。

  作为感冒原因病毒的普通冠状病毒(人类)也是拥有病毒包膜的病毒,冠状病毒亚种的新型冠状病毒也具有同样的结构。因此从原理上来说对流感病毒确认有抗病毒性的抗病毒材料、加工对新型冠状病毒也具有抗病毒性。

  但实际上因为并没有确认对新冠病毒的效果,有纺织行业相关人士指出“因此成衣厂商等顾客间还无法判断能宣传到什么程度,这也成为犹豫是否采用的原因之一”。

  根据医药品医疗机器等法,除了作为医药品、医疗机器登记的产品外,禁止宣传商品具有医学效果、效能。景品表示法关于禁止优良误认也有严格的规定。近年来当局对违反这些法令的行为加大了监视力度,因此对抗病毒材料、加工,人们希望能有更严格的功能确认。

  在这样的情况下,首先推进对普通的冠状病毒(人类)的抗病毒性确认。除了SHIKIBO公司的“FLUTECT”外,KOMATSU MATERE公司的“AERO TECHNO”、染色加工的高桥练染公司(京都市)的“DEOFACTOR”、生产批发袜子的Harada公司(奈良县樱井市)与生产批发床上用品的MARUZEN公司(枥木县宇都宫市)、研究开发抗菌性金属的CSL公司(名古屋市)共同开发的“DEOZERO”等抗病毒材料、加工确认了对冠状病毒(人类)的抗病毒性。由于新冠病毒也是冠状病毒(人类)的亚种,因此推定对新冠病毒也能发挥相同的功能。

  此外,KURABO公司的抗菌、抗病毒功能纤维加工技术“CLEANSE”最近确认了对新冠病毒的抗病毒性。因此或许能从比以往更严格的意义来宣传对新冠病毒的抗病毒性。
随着抗病毒性确认变得更加严格,期待今后抗病毒材料、加工能加速普及。

日本的口罩市场 招致误解的标识标记成为问题

  这些抗病毒材料、加工的用途之一是口罩市场,在扩大的同时也出现了新的问题。除了过去的无纺布和纱布口罩,现在又加上织物口罩,虽然市场扩大了,但一些产品中也出现了会让消费者“过度期待”的标识标记。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扩大,人们已经普遍佩戴口罩。全国口罩工业会成员企业生产的口罩在日本国内的流通数量2018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为54亿只,2019财年增加到65亿只。据称2020财年将会超过100亿只,还要加上成员企业以外企业生产的织物和针织口罩等。

  随着众多企业的加入,发生了过去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出现了有可能损害消费者对商品信任的“不能说是合适的” 标识标记。口罩是卫生用品之一,但并不是医疗器械,商品包装上可使用的宣传语句也受到限定。

  例如不能使用“病毒”字样,只能使用“病毒飞沫”。该工业会对于口罩的标识、广告也制定了自主基准。比如现在“抗病毒加工或抗菌加工的口罩可以戴吗?有效果吗?”这样的咨询在增加。招致误解的标识标记有可能会损害市场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