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农”在东京·南青山的店。

中国高级成衣品牌相继进入日本市场

越来越多的中国高级成衣品牌正在进入日本市场。虽然日本市场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严峻局势,尽管这样中国品牌仍然对产品充满了自信。但出于日本品牌在中国陷入苦战一样的理由,中国品牌要想成功也并不容易。

中国的代表性高级女装品牌“ICICLE”将于2021年9月在大阪的大型百货店开设日本1号店。接下来到东京开店,计划几年内在两个城市各开设两三家店铺。

ICICLE的特点是“具有和欧洲奢侈品牌同等的品质,但价格只有其一半”,性价比非常高。运营该品牌的上海之禾时尚实业(集团)叶寿增CEO认为这也将是该品牌在日本的优势。

高级男装“单农”今年1月在东京·南青山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店铺。以重视东洋传统文化的洗练款式和高品质材料为特点,在中国获得了文化人及艺术家等的青睐。虽然1号店受到了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业绩并不太好,将加强店铺促销,作为扩大向百货店及多品牌集成店的批发事业的基础。

“AIVIDIC STUDIO”以30岁年龄层为目标对象,不断提升作为次世代高级男装品牌的知名度,正式开拓在日本市场的销售渠道。首次参加了10月举行的时装活动“乐天时装周东京”,与大型多品牌集成店等进行了商谈。

还有很多今后准备进入日本的品牌。向精品女装等开展批发事业的高级女装“Frame Fan”准备在消费者眼光很高的东京或者香港开设1号店,然后再到中国大陆开店。

专营电商的高级女装“D家”也在摸索在日本开展销售。以高性价比、短周期提供率先汲取了流行趋势的商品,该事业模式获得了成功,运营该品牌的上海递加时尚的吴军总经理称“在日本也能运用这一模式”。

中国品牌相继瞄准日本的背景是,在中国的激烈竞争中磨砺了品质及设计力、事业模式,对此充满自信。很多品牌的首脑认为这些优势在日本也能通用。

中国国内的成长空间也有限。高级品牌以消费升级为背景在这5年里取得了高速成长。但从去年开始随着景气的衰退及主要销售渠道百货店的低迷等影响,增长乏力。

但进入日本市场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经营高级女装“LEAD ME”的上海无限服饰与2016年在日本成立了子公司,加强批发事业,但于2019年撤退。“有几百万日元的未回收货款。主要原因是没能雇用优秀的人才”,孙伟新总经理称。

很多在中国失败的日本品牌是由于产品及商务的本地化受挫。要想实现本地化,需要有理解两国的优秀人才。中国品牌进入日本能否成功也取决于是否能拥有优秀的管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