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化纤行业加速重整事业构造

11-30

日本的化纤行业在今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事业构造的重整。为了应对事业外部环境的巨变,特别是日本国内的生产体制的存在被重新调整。

雷曼危机带来的生产调整的波澜
化纤行业在降低服装用途通用商品所占比例的同时,提高了能凭借品质稳定性等价格以外价值等取胜的产业资材用途的比例。现在产业资材用途已经成为了支撑化纤行业的支柱之一,但在这一领域中,除了无休止的削减成本之外,在景气不佳时会进行服装用途商品无法比较的极端的生产调整。而这样极端的生产调整在雷曼危机后席卷了化纤行业。
根据日本化纤协会所总结的资料,涤纶长纤维的生产量在去年10月雷曼危机发生后暂时维持了一段时间,到08年12月为止只比上一年度减少了个位数百分比。涤纶短纤维也是同样,10月同比增长了10%以上,12月也只同比减少了个位数百分比。但09年1至3月情况发生了剧变。随着用户从10月开始进行急剧的生产调整,长、短纤维都同比减少了50%。接着在4至6月有所恢复,涤纶短纤维改善到同比减少20%的程度,但涤纶长纤维则仍然同比减少45%,恢复迟缓。7至9月,库存调整也得到进展,因此减产势头放缓,两者都恢复到去年70%以上的水准。

接连撤出涤纶长纤维的生产
在这样的情况下,化纤厂商加速重整日本国内的生产体制。特别是涤纶长纤维,8家厂商中已经有3家决定撤出日本国内的生产,用户则对将来的供应感到不安。
今年3月,旭化成纺织公司宣布停止自行生产涤纶长纤维,将生产委托给帝人纤维公司。这是日本化纤厂商第一次停止自行生产涤纶长纤维。该公司的涤纶长纤维事业创业于1969年,今年迎来了40周年,但以中期视野判断强弱项后,得出了停止自行生产的结论。虽然近年来在实现差别化的同时展示了独自的存在感,但年产仅8000吨,规模很小,成本竞争力方面很弱。
进入8月,帝人纤维公司发布了涤纶纤维的构造改革方案。为了使该事业成为具有竞争力的事业,将改为国际生产·销售· 供应的构造,涤纶长纤维方面停止了日本国内唯一的生产基地松山事业所的生产,决定到2010年底为止移交给帝人集团旗下的泰国企业。另外,在德山事业所和松山事业所生产的涤纶短纤维则在2010年度中集中到德山事业所,实现生产一元化,并扩充帝人集团旗下的泰国企业的生产。
8月,三菱丽阳公司也宣布和尤尼吉可集团达成协议,于10月停止丰桥事业所的涤纶长纤维生产,把生产委托给尤尼吉可集团旗下的日本ESTER公司。

推进腈纶短纤维的构造改革
另外,腈纶短纤维的构造改革也一气进展。腈纶短纤维在去年秋季开始的世界性需求低迷之前就饱受原料高腾之苦。丙烯腈由于纤维之外的需求也十分旺盛,和其他的化纤原料相比价格更为高涨。因此和其他材料的价格差不断扩大,用户纷纷改用涤纶。腈纶短纤维08年生产数量约为上一年度的一半左右。进入09年,到3月为止同比减少了30%多,而4至6月减少的幅度更为扩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大的厂商三菱丽阳公司重组了日本国内的生产体制,到3月为止从年产13万吨减少到5万吨。同时普通商品的出口基本停止,转而致力于差别化产品。并于4月宣布停止中国宁波丽阳化纤的生产,在9月将该公司的出资股份卖给南通中新毛纺印染。

从统计来看雷曼危机后遗症
出现1000日元以下的牛仔裤
雷曼危机后的日本纺织产业,受困于消费低迷和随之而来的炽烈的低价格竞争。从纺织相关统计来看一下雷曼危机给日本纺织产业带来的影响。
据日本总务省统计局称,今年9月每个家庭平均服装支出金额为西装558日元,同比减少16%;女西装、连衣裙为1164日元,同比减少7%。在这样消费低迷的情况下,纺织制造业的艰苦还将持续。
据经济产业省的纤维·生活用品统计月报称,主要产品的日本国内产量在这一年中大幅度下滑。2009年8月的生产量和去年2008年8月相比,主要纺织产品减少了约2成。下滑幅度最大的棉纱同比减少4成。日本纺织行业的规模在逐年缩小,但这一年中的缩小非常急剧。这也是为了削减库存,减产的幅度大于需求减少的幅度的缘故。
在消费低迷的情况下,低价格化也急剧深刻。代表性的例子是1000日元以下的低价格牛仔裤的登场。不仅是牛仔裤,所有产品的零售价格都在下降,生产基地也进一步向以中国为代表的海外进行转移。
日本纤维输入组合根据财务省贸易统计归纳的8月的服装进口,金额减少了10.3%,为1912亿日元,但数量增长了3.4%,为3亿1708万件,连续3个月同比增长,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低价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