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C展上对日本企业的关注必将升温

03-03

中国(东莞)国际纺织制衣工业技术展(DTC)于3月29日至4月1日在广东省的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举行。众多日本以及日资的缝制机械厂商把该展会定位于非常重要的展会。但到去年秋季位置,他们在中国的销售十分低迷。从去年11月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开始出现几乎来不及生产的大量订单。在本次的DTC上对日本以及日资参展企业的关注程度也将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下面介绍DTC参展企业的展出内容。

“过热趋势”的缝纫机需求恢复
在中国的大型缝制工厂之间,对日本以及日资厂家的缝纫机的需求可以说是“过热”地急剧增长。据缝纫机厂家称,大量的订单几乎来不及生产。旺盛的内需加上确认了服装出口开始触底反弹的中国缝制企业重新开始了已经抑制了一年半的设备投资,在春节长假前这样的趋势更为明显。电子部件不足等制约缝纫机增产的情况已经被看作是很大的问题了。
据重机(中国)投资公司的宫下尚武总经理称,去年11月起确认了缝纫机需求恢复的趋势。到年底为止订单急剧增加,到了1月库存已经一扫而空。缝制工厂提出可以先在春节前交一半的货,春节过后再交剩余的一半,但即使满负荷生产也追不上订单。
兄弟(中国)商业公司的长谷川泰之副总经理·缝纫机事业部长也称,从去年11月开始订单急剧增加。去年下半年的销售同比增长一倍,但由于在2008年不景气的时候调整了缝纫机工厂,所以订单堆积起来了。
飞马(天津)缝纫机公司也是同样的情况。朝子高司副董事长称,缝制行业的淘汰的结果,特别是大型成衣厂商及其外包工厂的订单拉动了需求。
到最近为止,破产及撤退等中国缝制行业的淘汰在不断进展。为此缝制企业在过去的一年半中控制了新的设备投资。但是随着欧美的大甩卖,流通阶段的库存清空了,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对出口服装的新需求开始出现。经过了淘汰的磨练变得强劲的中国缝制企业在确认已经触底反弹后重新开始进行设备投资。一旦出现这样的势头,其他同行企业会争相加速投资。为了在春节长假前确保设备,出现了过热的场景。还有很多转移到内陆地区的企业已经造好了厂房但迟迟没有引入设备,这些企业开始引入设备也促进了缝纫机发炸性的需求增长。

高效率积层式自动裁剪机“P-CAM183”
岛精机制作所

岛精机制作所公司已经有3次参加中国(东莞)国际纺织制衣工业技术展的经验。这次是第4次,仍将展出积层式自动裁剪机“P-CAM183”(展位号:CF50)。
P-CAM183的特征是高效率、高生产性、高品质。裁剪宽度为1800mm,能裁剪的面料的厚度在吸引时最大为3英寸(75mm)。据负责销售岛精机生产的积层式自动裁剪机“P-CAM系列”的中国子公司希摩(上海)贸易有限公司的中原浩正董事·总经理称,由于中国市场上大批量少品种的量产型缝制工厂很多,因此能裁剪很厚的积层面料,同时生产效率很高的P-CAM是销售的主力。
该机搭载了能在送布的同时进行裁剪的“Motion X”功能。通过传送带设在吸引室内,即使在送布的时候也能吸引,由此可在送布的同时裁剪。
还搭载了刀幅自动测定功能、防止重复切断功能等。为了防止过切,实现了排料间距0mm,提高了排料的效率。通过新的自动研磨技术提高了刀的锋利程度和裁剪精度。
岛精机的积层式自动裁剪机能够根据用户的用途选择裁剪宽度和吸引时的积层厚度,还可以搭载各种各样的可选部件。过滤器和废物盒也得到改良,送风机用的管道通路得到简略,提高了保养性能。

用针抑制针织产品缝制时的问题
ORGAN NEEDLE的“KN”、“SF”系列

在缝制内衣以及运动服装等针织产品的时候,容易发生断线或针眼醒目等问题。作为对策,通常是用小一号的缝纫机针或者使用尖端是球状的缝纫机针。但即使如此还是有无效的情况。使用小号缝纫机针时,容易产生跳针或断针等新的问题。
作为这些问题的对策,ORGAN NEEDLE公司建议采用该公司开发的针织缝制用缝纫机针“KN”以及“SF”系列。“KN”系列针的尖端是球形、针全体也较细。因此面料的抵抗较小、能够减少断线的产生。“SF”系列针的针孔横部比“KN”系列还要细,所以在缝制高密度面料时也能发挥威力。
该公司将参加中国(东莞)国际纺织制衣工业技术展(展位号:CD38),展示“KN”以及“SF”系列的特征。

MLS plus型平缝用4针送布腕型绷缝缝纫机
飞马(天津)缝纫机
飞马(天津)缝纫机公司将参加中国(东莞)国际纺织制衣工业技术展(展位号:CC10),展出MLS plus型平缝用4针送布腕型绷缝缝纫机“FS700P”系列。
该机型采用了独创性的上节部完全密封式缝纫机机座。该机型的主要特征如下∶ (1)由于采用送布腕型机座,使缝制筒型物和圆形物变得非常轻松, (2)因为采用了4根针的绷缝,所以可以得到既坚韧又不容易刺激皮肤的平整的线迹, (3)施展在各机构的最新密封技术,使因为机油污染造成的去污作业彻底消失, (4)无论是以往缝制比较困难的布料,还是伸缩性比较强的布料,在缝制过程中都可以得到前所未有的高品质、稳定的线迹。

展示丰富的功能性和效率性
旭化成AGMS

旭化成AGMS公司将以包括“Hyper Pattern Making”在内的CAD为中心进行展出。
对于CAD的功能,在现场实际演示从制作纸样到放码排料的一系列操作。同时展示服装和家居服饰设计师使用的CG“Palette”。
此外,此次展示与华南理工大学共同开发的自动排料软件,提案该自动排料软件能促使工厂进一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很少有人知道的改善缝制动作的威力
改变一点小动作,带来成本大幅改善

缝制动作的适否左右生产成本及品质的稳定性,其程度大都是超过想像的。例如一名操作员完成1件缝制工作需要22秒。不包括空余时间完全单纯计算的话,每天(8小时=28800秒)可缝制1309件。但如果每件缝制工作缩短2秒,按每件耗时20秒来计算的话,每天能缝制的件数就增加到1440件。以相同的成本增加了10%的缝制件数。换言之就是生产固定件数时能削减10%的成本。
缝制工作由“拿取面料”、“缝制”、“放好缝制完的面料”三个动作组成。要想提高生产效率,通常会十分注重“缝制”的动作,但一流的缝制工厂对缩短“拿取面料”、 “放好缝制完的面料”所需的时间更为注重。在三个动作花费的时间中,“缝制”仅占用20至30%。更多的时间是花在“拿取面料”和“放好缝制完的面料”上。而且“缝制”中花费的时间容易被缝纫机的能力所左右,而“拿取面料”和“放好缝制完的面料”这两个动作花费的时间能够通过提高操作员意识而改变。为此,一流的缝制工厂对“拿取面料”和“放好缝制完的面料”动作非常注重。
仔细观察缝制现场的话,就会注意到“拿取面料”时面料放置的位置及角度是因人而异的。另外,还能发现既有坐在缝纫机正前方的操作员,也有稍微偏离的操作员。既有放在机台上重叠身片部分面料和袖子部分面料的操作员,也有拿在手上重叠的操作员。实际上,这样操作过程中的细微差别都带来了工作时间的差异。
如果把工厂内所有操作员的动作都统一为效率最高的动作,不仅是能提高生产效率,还能极大地提高品质的稳定。而对生产管理如此重视,也能有效获得顾客的信任。
尽管如此,想要在生产现场让各操作员在互相观察的同时发现各自动作的不同是很困难的。就像寻找两张画里的不同,如果先看A再看B的话,就很难发现区别。不同时对比就无法发现。和静止的图像不同,操作员是活动的,所以更加困难。就算发现了效率很好的动作,也很难让其他操作员理解该动作的优点所在。因为各操作员都认为自己的动作是高效的动作。
要想解决这一问题,利用视频是很有效的。飞马缝纫机公司推出了专为缝制工厂开发的“Digital Process Analysis System”(简称:DPA系统)。使用该系统的话可以在电脑画面上同时播放用数码相机拍摄的两名操作员的动作,可以从“拿取面料”的地方开始同时并列播放。测算到“放好缝制完的面料”位置所需的时间。当然也可以重复播放、慢速播放等,能很方便地发现两者动作时间差的原因。两者中谁的动作更合适也一目了然,“DPA系统”能有效让操作员理解接受改善动作的必要性。
迄今为止飞马缝纫机公司以8万元的价格(包括1天的出差使用指导费用)向中国企业提案“DPA系统”。春节后还将发卖价格为半价4万元的系统。8万元的系统包括了怎样配置操作员才能高效生产的模拟功能,4万元的系统省略了这一功能,是对视频比较功能进行特化的系统,因此价格也抑制在一半水平。
该公司的顾客本部销售部销售促进科主管殿田喜久夫为了让人们了解这一系统的威力,访问各国的缝制企业,免费举行关于生产管理手法的讲座。在中国也已经举行了50次以上的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