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日本大地震后1个月

04-15

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灾难。现在经过了1个半月,岩手县和宫城县正在重建,但福岛县则仍处在重建前的阶段。除了地震、海啸,还有福岛核电站事故、辐射问题、计划停电等,呈现出和阪神、淡路大地震不同的复合型灾害的样貌,使得事态难以收拾。在这1个半月中,纺织行业有怎样的变化呢?

加快新的环球化

FUJIBO HOLDINGS公司的中野光雄社长称:“3.11以后,思考方式整个都变了”。例如“环球化”曾有寻求生产成本低廉国家进行生产的含义。但现在“必须从分散风险的角度来研究环球化”。该公司曾考虑在日本国内的空闲地建设战略商品的新工厂,但想把稳定的供应放在首位,还提出了海外生产的候选项.
对于汽车和电子行业来说,灾区是高科技制造业的集中地.这些基础部件的生产停止,不仅使日本国内,还给海外工厂的生产带来了困难。中野社长指出:“有可能要进行和过去不同的环球化”,这对纺织行业也同样适用。
在3.11以前,日本的纺织行业曾面临重大的问题。就是在中国的生产问题、原料涨价和天然纤维原料不足的问题。中国的人工费用上涨和劳动力不足是从去年春节以后开始显现出来的。在日本还无法从产品低价化中摆脱出来的情况下,中国的人工费用上涨使得日本企业的收益进一步恶化。
加上以棉花涨价为代表的原料涨价。此后,不仅是棉花,羊毛、动物毛、丝绸、合纤等都纷纷涨价。而且不仅使价格上涨,纱线变得很难采购到,所以开始向“除中国外再加一处生产基地”的方针转变。

担忧日本国内生产弱化

而“除中国外再加一处生产基地”的选项之一就是最近快速增长的日本国内生产。有些商品比起在中国生产,日本生产更为便宜,随着这样现象的出现,开始重新重视在日本国内的生产。但这次在集中了很多缝制工厂的日本东北地区发生了地震。
也有受到海啸影响的缝制工厂。但和水产加工业比起来,缝制工厂大多位于内陆地区。此后日本东北的交通中断,物流无法进行。光是这样的情况的话,还能看到恢复、复兴的希望。就算是因为没有汽油而无法去工厂上班的工人,也只是一时的过渡期。
但此后的核电站事故带来了以中国为中心的技能研修生的大批回国。如果核辐射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技能研修生是不太会再到日本来的。所以就算日本国内生产获得了订单,生产体制仍然被削弱了。

停止自我克制的气氛

“从去年10月开始消费的流向有了变化,百货店也感到了努力的回报,1、2月份也呈现明朗的景气。从3月份是春装正式上市的月份,但这是却发生了地震”,Japan apparel Industry Council的广内武理事长回顾道。
5家百货店公司(伊势丹、三越、高岛屋、大丸松坂屋、阪急阪神)3月份现有店铺的销售额(速报数值)同比减少了4.5%至23.5%。关西的阪急阪神只减少了4.5%,但伊势丹和三越则减少了2成以上。而且和生活必需品相比,不是急需商品的服装更出现了3成以上的跌幅。
就算是没有直接影响的关西,会出现跌落也是由于自我克制的气氛。除了遭受毁灭性打击的仙台,首都圈也受到分批停电的影响。店铺缩短了营业时间。地铁和JR的时刻表也有变更,不能轻松出行了。
银座的中国观光客骤减。女性们外出吃饭以及购物的活动也减少了。橱窗的照明由于要省电而关闭,整条街都变得灰暗了。而本来,现在应该是由Japan apparel Industry Council主办“Fashion Gate GINZA 2011”,银座有300家店铺参与的热闹盛事。
自我克制的气氛削弱了复兴的活力。甚至会产生负面的影响。原计划3月份举办的展示会以及商谈会等纷纷取消或推迟,为了不再次错过商机,行业内应该积极地消除自我克制的气氛吧。毕竟时装是少有的能带给人活力的商品。

“无法预测”的数字

前景无法预测,会对结算带来影响。地震前的订单会不会被取消呢?能够弥补海外生产成本上升的日元升值,会不会转为贬值呢?零售店铺能恢复到什么时候,怎样的水平呢?分批停电会对销售额产生什么程度的影响呢?除了纺织行业,例如汽车行业的恢复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2011财年的业绩预计数字中,这些“无法预测”的部分会怎样出现呢。在雷曼危机的时候,有过无法预测销售额的企业。也有推迟发布从4月开始的中期经营计划的企业。今年不仅是无法预测,而是3月11日以后社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是定量的部分,定性的部分也必须重新考虑。
从地震发生到现在已经经过了1个半月,尽管还没有看到明天的曙光,但包括各种贸易问题在内,日本的纺织行业必须齐心协力共渡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