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战略不可缺少中国市场

08-15

日本企业成长战略中不可缺少的中国市场

1972年9月29日,中国和日本实现了邦交的正常化。当时对于日本的纺织产业来说,中国只不过是通过友好商社出口化合纤原料等的对象。自1978年中国推出了“改革·开放”政策、1992年的“南巡讲话”、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等,两国之间的投资、贸易等关系也获得了飞跃的发展。2011年日本国内供应的5件服装中有4件是中国生产的。另外,对于日本企业来说,作为已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13亿人的巨大市场,中国的魅力在不断增加。

在中国销售 增长伴随着竞争激化
尽管势头放缓了,但中国经济仍然维持增长。2012上半年7.8%的GDP增长率在主要经济国家中依然鹤立鸡群。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是欧洲债务危机带来的出口增长停滞以及为控制通货膨胀而采取紧缩银根政策,使得投资规模缩小,但消费仍然很旺盛。作为消费动向指标的上半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了14.8%。
世界各国的企业都瞄准了中国消费市场而争先恐后进入中国市场,包括中国企业在内,展开了炽烈的竞争。
上海市内的11家国有百货商店今年第一季度的服装销售(包括鞋、包在内)数量同比减少了10.5%、金额同比减少3.2%。这是由于消费者对日趋同质化的卖场已经感到厌倦,顾客被购物中心以及网络购物所夺去。第一百货以及太平洋百货为了唤回消费者,引入了日本的“UNIQLO”。
日资零售企业的情况也不尽相同。在上海、天津、成都、沈阳拥有4家店铺的伊势丹公司2011财年销售额为257亿日元,但纯亏损2亿日元。另一方面,在湖南省开了3家店铺的平和堂公司销售额为248亿日元,实现了16亿日元的纯利润。
经济成长不仅提高了消费者的购买能力,还提高了他们对卖场以及品牌、商品的选择能力。并不是说只要进入在成长的市场就谁都能盈利。这对于在日本曾经取胜的公司来说也不例外。今年5月日本的乐天公司和Yahoo Japan公司就不得不从中国的网络购物事业中撤退,可以说是典型事例。

在中国生产 竞争力弱化但仍然不可替代
在1990年代,日本的纺织产业纷纷在中国成立生产基地。当时吸引外资的口号是“有丰富而廉价的劳动力”。但现在已经变成“稀少而昂贵的劳动力”了。过去企业所得税减免等各种优待措施也有很大的吸引力,现在情况也不同了。
工资不断上涨。上海市的最低工资从1995年的每月270元(税后工资)涨到2008年的960元。由于雷曼危机,2009年没有上涨。此后的2010年涨到1160元,2011年为1280元,2012年为1450元,不断以两位数百分比的速度上涨。从2011年开始实施的“第12个五年规划”中提出了“收入倍增”的方针,预计到2015年将上涨到2500元左右。
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统计的亚洲各国制造业普通工人每月工资(按美元计算,2011年8至9月调查),仰光为68美元、金边为82美元、胡志明为130美元、加尔各答为209美元、曼谷为286美元,上海则为439美元。
尽管如此,沿海地区的缝制企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还是招不到足够的人手。来自地方的外来就业人员喜欢服务业等职业,而且地方的就业机会也在增加。上海近郊的缝制工厂中工人的平均工资为2500元至3000元,已经和本科毕业的白领没有很大的差距了。
曾经对外资企业优待的企业所得税也从2008年开始和内资企业统一。去年10月开始外国常驻人员也必须缴纳社会保险,已经在北京、青岛、无锡、苏州等地开始实施。负担金额根据城市有所不同,但企业外籍员工平均每月要负担70万至80万日元。
因此,很多企业把工装以及正装衬衫等一部分产品的缝制转移到印度尼西亚以及越南、缅甸、孟加拉等国,出现了“中国之外再加一”的现象。
但纺织产品生产以中国为中心这一点仍然没有改变。包括原料以及基础设施在内的综合力量上,还没有能超过中国的国家。这是因为中国同时拥有了尽管瓶颈很高,但极具魅力的巨大消费市场。
对于日本的纺织产业、企业来说,脱离了中国是不可能制定成长战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