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化纤产业携手共同发展

09-06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CCFA)和帝人公司为了实现中国化纤产业和帝人公司在中国纺织事业的发展,于2012年3月达成相互合作协议。这是CCFA首次和国外民营企业进行包括性合作,成为中日两国纺织产业为实现共同繁荣发展的典型案例。CCFA的端小平会长和帝人公司的山本泉常务执行役员中国总代表就合作的目的和具体的课题进行了会谈。

相互协力
山本:成为日中协力的典型
端:推进实际商务的合作

问:本次相互合作的背景和目的是什么?
山本:日本和中国的纺织产业长期以来有很深的交流。日本纤维产业连盟和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中纺联)、韩国纤维产业连合会都定期举行会谈,日本化学纤维协会也通过亚洲化纤产业会议等不断和CCFA交换信息。
除了这样行业团体的宏观的交流之外,帝人集团作为一个企业,不断摸索和研究应该如何和中国的化纤产业携手并进。我自己自从2010年1月就任以来,和很多人相遇,在不断拓展眼界的同时,切实感受到了CCFA所拥有的强大信息能力和影响力、指导力。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实际的业务将是企业之间的合作,但最好先和CCFA建立官方的合作关系,相互协力前进。
内容包括①中国纺织产品的高附加值化、差别化、提高生产效率;②高功能纤维的开发以及促进普及;③培养具有特色的事业;④通过减轻环境负担,为实现可持续社会作出贡献;⑤构建循环型再生利用系统等,关于这些,帝人集团和CCFA介绍的中国知名企业进行协议,推进事业化,并不是排他性的。希望这能成为中日两国纺织产业共同发展的典型案例。
端:中国的化纤产业的规模占到了世界总产量的60%以上,而现在提出的“第12个五年规划(十二五)”中则要求有质的转变。为此准备从海外引进对行业升级有用的技术以及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这在“十二五”以后也要持续下去,不用说日本就是非常合适的合作对象国家之一。
正如山本先生所说,我们和日本化学纤维协会有密切、良好的关系,但中国和日本的协会性质及任务稍有不同。我们了解成员企业的实力以及发展方针,而日本并不是这样。因此想要进行我们期待的实际事业的合作,就需要和个别日本企业进行合作。
在本次合作中,我们将发挥①推荐、介绍合作伙伴;②在个别协议、商谈进展困难的时候发挥润滑油作用;③作为和中央、地方政府之间的桥梁这三个作用。
以此为模式,期待中国和日本化纤行业的具体商务合作能有巨大进展。和日本的合作有非常充足的成功条件,首先中国有巨大的市场,而日本则有中国不具备的技术。其次中国有接受日本先进技术的基础。第三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日本厂商正迎来转变期,正处于把在日本国内难以维持的传统事业及技术转移到中国再充分利用的阶段。

中国化纤产业
端:有充分的引入技术的基础
山本:课题是产业内容的高度化

问:中国化纤产业的现状如何?
山本:中国的化纤产业急速发展起来。根据日本化学纤维协会的推算,2011年中国的化纤产量为3223万吨,占世界的66%,其中,涤纶纤维产量为2775万吨,占了世界的71%。
但是,可以说不管哪个产业,在高速成长的阶段各公司都大量生产相同的产品。我认为有陷入增产带来的削减成本竞争等内部矛盾。现在进入了从单纯追求量的扩大向内容的高度化、差别化转变的阶段。建立供应链、保护知识产权等法规制度的建立、培养人才以及品牌等,还有很多生产以外的需要解决的课题。反过来说,质的发展有无限的余地。
端:山本先生所说的中国化纤产业需要实现高度化、差别化,这也是“十二五”的课题,现在技术水平已经开始逐渐提高。我介绍几个已经实现事业化的技术。用于产业资材的粗涤纶丝过去只能用切片生产,而现在连续聚合直接纺丝工艺已经用于生产。涤纶聚合工厂也变得大型化,其中也有每条生产线年产规模达40万吨。
POY和FOY的混合长丝可以不经交错等工序,直接单工序生产。材料再生利用的涤纶也不仅能制作短纤维,还能生产长纤维。纺前染色纤维也以长丝状态能应对各种颜色。
像这样曾单纯追求数量扩大的中国化纤产业已经提高到了一定水平。有充分的接受国外先进技术并使之事业化的基础。

再生利用
山本:在中国实现梦想
端:承担社会责任

问:CCFA和帝人的合作实现的第一个合作事业是涤纶再生利用事业,怎么看待这个项目?
山本:运用本公司的再生利用技术和开展循环型再生系统“ECO CIRCLE”所积累的商务模式经验,我们与CCFA介绍的精工集团旗下的浙江佳宝新纤维集团,就在中国构建循环型再生系统达成了基本协议。
端:中国现在也是世界最大的再生利用大国。每年生产超过400万吨的再生纤维。原料的约一半是进口的。现在全部是材料再生,通过帝人公司和浙江佳宝新纤维集团的合作,实现化学再生的事业化,作为化纤产业承担起其社会责任。
山本:本公司的涤纶产品再生利用技术是在日本开发的,但很难确保主要原料宝特瓶的供应,不得不把成本上升的部分转移到产品中,而且在市场规模较小的日本缺乏竞争力,有着很多问题,作为事业想要扩大有其局限性。如果这样下去好不容易研究出来的技术就会死去,对此抱有危机感。
应该如何运用这一技术呢?在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中国,作为国家方针而积极推行地球环境保护。这也是“十二五”的重点政策之一。在中纺联的计划中,再生纤维的生产在2015年达到800万吨、2020年增长到1200万吨。所以想在中国运用这一技术实现梦想,建立居世界之冠的事业模式。
但单纯地把日本的技术搬到中国是不行的,包括工程和事业模式都必须根据中国市场进行修正。品质和成本都要符合中国市场。因此不是单纯的技术转移,而是和当地企业合作建立新的形式。
端:聚酯再生原料不仅仅是宝特瓶,在全世界还有2.3亿吨的旧衣服等纤维产品,并以每年2000万吨的速度增加。当然这包括了天然纤维在内,但可再生的涤纶产品也占了相当大一部分。可是要想区分出涤纶产品在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想构建循环型再生利用系统,不仅需要工厂的化学再生技术,还必须构建包括回收到再生的系统以及供应链。
促进消费者意识变化的启蒙活动也很重要。这需要相当大的成本和好几年的时间。这些全部由民营企业承担的话非常困难,所以希望作为国家项目而成立,需要获得政府的补贴等支援。

下一步展望
端:放眼长期
山本:通过R&D建立体制

问:除化学再生行业外,还有怎样的展望?
山本:帝人公司在江苏省的南通帝人公司园区内成立 “帝人(中国)商品开发推广中心”,从明年春天开始活动。投资总额约为20亿日元。以此为基地推进与当地企业共同开发纤维及面料,满足不断成长的中国市场的需求。
在日本纤维研究后继少人,但在中国大学和专科学校每年都培养了众多的技术人员。光是针对日本市场的话容易形成规格过剩,所以需要根据中国市场摸索合适的规格。
过去人们认为棉等天然纤维是最适于和肌肤接触的内衣面料。但近年来开始用合纤制作具有保暖或清凉等功能的舒适材料。通过研究开发,化学纤维的需求还有不断增长的机遇。为此建立循环型再生系统之后的主题是建立研究开发体制。
端:我赞成山本先生的想法。再补充一下,研究开发的对象领域不仅停留在帝人公司现有的产品,如果挑战新的领域,能够获得新的成果。我们以五年为单位进行展望,“十二五”中将完成这些课题,下一个“十三五”还有新的课题。关于这次的相互合作也想放眼未来进行培养。
山本:刚才已经提到过,中国的化纤产业过去不断增加生产能力,在硬件方面扩大成长,今后必须在技术、品牌、知识产权等软件方面成长起来。而保护这一成长过程,评价其价值的体制以及遵守规范的大环境十分重要。有人会神经质地担忧进行技术合作也许会导致技术泄漏,因此建立一个能令人放心的体制和成功事例也是很重要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