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急需应对日元贬值

03-24

2月中旬举行的20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共同声明回避了对日本诱导日元贬值的直接批评。日元汇率再次下探到1美元兑95日元(3月中旬),预计今后日元贬值趋势也将持续。日元贬值在推动出口产业的同时,在日本市场的各个领域中还造成了进口原料价格的上涨。合纤厂家已经宣布了提高原丝价格。加上关西电力和东北电力正在申请使电费涨价两位数百分比。所以从产业上游到产业下游都急需应对日元贬值带来的成本上升。


零售价格难以提高

2月,汇率在1美元兑92日元左右徘徊,大型成衣厂商的生产部门在谈到日元贬值的影响时称:“过去日元汇率保持高位,一定程度吸收了中国生产成本上升的部分,今后成本上升将无可避免”。“不仅是2013年秋冬季,今年夏天也会受到其影响”等,各公司都担心业绩会因此而恶化。如果成本上升部分能转移到零售价格中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但针对2013秋冬季商品,很多成衣厂商采取的价格方针是“同一商品将维持以往的价格”。
这是由于日本市场环境的关系。“明年开始消费税要涨到8%,店铺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所以没办法涨价”,“由于日元贬值就想提高售价,这是厂家的一厢情愿,消费者不会这么想。日本经济能摆脱通货紧缩的话也许会得到消费者的理解,现在时装还远未到能涨价的时期”。
有的成衣厂商称:“价格并不是因成本提高而上涨,而是根据商品的价值定价”。在日元贬值使得成本上升的情况下,基本战略是使商品价值能够符合价格。另外,“中心价格维持原样,另外新增价格较高的商品”也是应对方法之一。
新政权通过扩大公共投资使得资金流入市场,但要反映到普通消费者的收入中还是几年后的事情。“过去也克服了种种危机,尽管今后情况并不乐观,但也只有实施各种对策加以应对”。

削减成本、提高附加值以应对

防寒大衣中使用的浣熊毛皮价格已经上涨到了和狐狸毛皮相当的水平。有人认为是大型休闲服连锁品牌买断所造成的,但现在成本上涨的影响已经波及到服装辅料中了。不仅是浣熊毛皮,羊绒价格也非常高。成衣厂商的生产负责人对“日元贬值将会进展到什么程度”感到十分担心。在成本上涨无法轻易转移到零售价格的情况下,只有努力削减成本了。
削减成本方案之一是改变生产地,“中国再加一”就是其中之一。运用新兴国家以及AJCEP(日本-东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加快构建低成本的生产体系。
主力生产地中国的生产成本在不断上升,在日元开始贬值之前,关税就已经成为低成本对策的关键因素。“在海外采购中,成本分为制造成本和物流成本,将使之明确可见”,开始对海外采购的成本进行区分整理,进一步加快构建低成本的生产体系。
第二个方案是把日本国外的委托贸易改为公司自己主导的直接贸易。就像正不断扩大的大型量贩店的自主品牌一样,在海外也从原料采购环节开始自主控制。面料以及附件的采购也实行“统一采购”。另外,开展多个品牌的成衣厂商通过开发横跨品牌的商品集中原材料的用量。“这样能加强在市场上的销售力”,此外还能降低销售低迷所带来的面料库存风险。
同时还推行“重新重视日本生产”。“不仅由于日元贬值,极短的生产周期也很有魅力”,提高商品的新鲜度,提高商品正价销售的比例,因此日本国内生产又重新活跃起来了。
在卖场中为了说服消费者,需要有“故事性”的商品。“尽管看上去差不多,但该商品的制作中凝聚了工匠的技术,所以值这个价格”,就是这样的切入点。
另外,还有人认为:“今后利用暂定8条(日本关税暂定措施法第8条,从日本出口原材料并在1年内制成成品返销日本时能获得相当于原材料价格的减税待遇)的面料出口也许会再次增长”。但日元贬值还引发了原纱价格的上涨。
 
各合纤企业宣布提价

由于急剧的日元贬值,进口占大多数的缝制成衣面临成本上升的问题。但是“价格并不是根据成本制定,而是根据商品价值制定”等,在长期持续的通货紧缩中,从产业下游开始很少把成本上升部分转嫁到销售价格中。
对于产业上游企业来说成本上升是非常深刻的问题。特别是对于生产成本中原料所占的比例很高、利润率低的化合纤纱、短纤维销售企业来说,如果成本上升部分向销售价格的转嫁稍有迟疑,就马上造成收益的恶化。因此从2月开始合纤厂家相继宣布提价。
帝人公司宣布从2月出库的涤纶长短纤维每公斤提价20日元,东丽公司从3月出库的涤纶长短纤维提价30日元、尼龙长短纤维提价50日元、腈纶短纤维提价20日元。尤尼吉可公司也随后宣布从4月出库的涤纶长短纤维提价30日元,尼龙长短纤维提价40日元。另外,日本EXLAN工业公司从3月出库的腈纶短纤维提价30日元以上,可乐丽贸易公司从4月起涤纶长纤维提价30日元。
其中不仅有日元贬值的原因,还有原油价格高涨造成的合纤原料价格上升、电费上涨、人工费用上涨等因素。特别是合纤原料价格的上涨非常显著,由于原油价格上升等使得石油化学厂商的收益恶化,因此石化厂商提高了合纤原料的价格,还要再加上日元贬值的负面效果。
观察合纤原料的价格变动,PTA在1月底为每吨1185美元,比去年的平均价格高了100多美元,并有可能进一步上扬。而PTA厂家由于粗原料Para-xylene(PX)价格高涨,难以确保利润,使得收益恶化。为了改善收益而提高商品价格,EG也同样预计今后会涨价。
另外,尼龙长短纤维的原料Caprolactam的粗原料Benzene价格在不断上涨。Benzene在1月底的价格比去年1~3月上涨了约30%,达到每吨1470美元。氨也达到720美元,上涨了50%以上。CPL厂家也和PTA一样由于粗原料的涨价而压迫收益,不得不把粗原料涨价的部分转嫁到CPL销售价格中。腈纶短纤维的原料AN在2012年底的价格为每吨1700美元,1月上涨到1900美元,4月后还可能超过2000美元。
合纤原料价格高涨,合纤厂家判断认为依靠自助努力削减成本很难吸收成本的上涨,因此决定提高产品价格。
其实合纤原料的需求并不强势。例如AN不仅用于腈纶纤维,还用于ABS树脂,ABS的需求在减少。而AN的供应能力在增加,但AN厂家宁可减少生产量也要提高价格。收益已经非常严峻。合纤厂家也是同样,与服装产品不同,除了提高产品价格外吸收成本的方法很少。